欢迎进入英才杂志官方网站
  • 爱党
  • 爱国
  • 爱故乡
  • 亲情
  • 友情
  • 家乡情

        

榆林60岁民办女教师 用38年坚守感动众乡亲
来源:华商网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李璟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01 16:54:41

          有这样一个群体,他们扎根大山深处,数十年如一日默默坚持;他们不计个人利益,把学生视作子女般呵护教导;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,书写着不平凡的故事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山村教师。在榆林市佳县刘顺家坬村,就有这样一位在大山深处坚守的山村民办教师张贵平,她用行动守望着深山中的希望,用38年时间诠释着山村教师的光辉形象。

  每天要做的事

  既要教学又照看孩子生活

  刘顺家坬小学地处佳县西南,距离县城60多里路,地理位置偏僻,交通不便。学校分为两个年级——一年级和二年级,只有张贵平一个老师和7名学生,她不得不将所有学生放在一起上课,每天的教学都是交叉进行,语文、数学、体育等都由她一人教。

  近日,华商报记者驱车从佳县县城出发,在沿黄公路行驶半小时后,驶入崎岖的通村公路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刘顺家坬小学。走进窑洞教室,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三张课桌,墙上悬挂着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和学前教育壁画,地面干干净净,木质黑板上写着拼音等内容。

  由于学生少,我一般情况轮到给其中一个年级上课,就安排另一个年级复习或做作业。张贵平说,目前来上课的学生多数是留守儿童,或者父母在家种地顾不上照看小孩,才将孩子送到学校,既能学一点知识又有人帮忙照看孩子。从2007年到刘顺家坬小学开始教书至今,只有她一个人长期在此任教,曾经也有公派教师来过,但是不到一年就又走了。

  老姨,这道题我做得对着不?你帮我看看。华商报记者发现,前来上课的学生都称张贵平为老姨。张贵平说,因为她每天既要照顾学生饮食,还要接送一些年龄较小的学生,时间久了,学生们都称她为老姨,一级级传下来所有的学生都这样叫,只有村民见到她会叫一声张老师

  立志要做的事

  做改变山村孩子命运的教师

  据张贵平介绍,她1976年高中毕业后在家待了一年,之后参加当地的招教考试,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店镇任教,立志要做一名改变山村孩子命运的教师,当了5年教师,因结婚她暂别讲台,来到了墩山村。

  1983年秋天,开学58天了,由于没人愿来墩山村的小学任教。无奈之下,村支书找到了还在病床上的张贵平,恳求她去担任村里的老师,以解燃眉之急,此后,张贵平便开始了长达33年的教学生涯。墩山村撤校后,村里仅有的5名学生面临辍学,张贵平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经过一番考虑后,她决定每天领着这5名学生到自己新任教的刘顺家坬小学上学,并照料他们的生活。

  2014年,店镇学区要求解聘所有民办教师,正当张贵平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时,刘顺家坬全村人围住了她,希望她能继续留下来,哪怕她的工资由家长们自筹。就在当天,村支书和家长代表去镇上找教育专干说情,村民的意愿最终获得许可,她再次走上了三尺讲台。

  记得最清楚的事

  放假前一天班上学生骨折

  张贵平说,2007年的农历九月初一那天的事她记得特别清楚,因为初二就要开始放十几天的假期,原本想着上完课就回家帮忙下地却没想到在学校发生了意外。当天课间玩耍时,班上的高帅在和同学玩老鹰捉小鸡游戏时摔倒在地,平时高帅摔倒都会迅速爬起来,但当天他却躺在地上大哭,张贵平急忙叫来了村里其他几名家长,送到医院才得知高帅腿部骨折。

  由于高帅的父母在北京打工,所以照顾他就由张贵平和其姑姑承担。没想到的是,孩子姑姑也病倒在医院,照顾两个人的重担就落在了张贵平的身上。等到高帅和其姑姑身体好转后,十几天假期已结束,她便再次回到学校上课。高帅因骨折暂时不能来学校上课,她便每天下午到高帅家中免费为其补课一小时,这样的上课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,当年期末考试时高帅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。

  最自豪的事

  考上大学的学生还抽空来看她

  现如今60岁的张贵平说,随着年龄一天天增长,她的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,年轻时曾经有左手疼痛的毛病,由于当时条件差没认真检查和治疗,现如今她的左手掌出现了肌肉萎缩,每到天气转凉就疼痛得厉害,严重时连一壶水都提不动。冬天的时候锁大门,一只手拿锁,一只手按着门栓,但左手疼得厉害,凉的东西根本不敢碰,锁个大门都要20多分钟。张贵平说。

  说起自己的工作,张贵平无比自豪,她教过的不少学生考上了大学,读了研究生。如今,他们工作在大江南北,却还时常抽空回来看望这位曾经的启蒙老师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店镇建立了教学奖励机制,凡是期末考试其中一门课成绩排名在全镇33所小学的前三名,就奖励代课老师一面红旗,墩山村为了促进本村教师教书的积极性,给予相应奖励20元。1996年,张贵平荣获7面红旗,村里兑现承诺,给她140元的奖金,在当时,这算得上是一笔不菲的收入,在全镇也尚属首例。近年来,在店镇学区统考中,她所带的科目同样屡获前三,她本人也多次被评为好教师

  最担心的事

  没人愿意接她的教鞭

  虽然现在身体状况有所下降,但是我仍然会继续坚持教学,直到自己真的教不动的时候。张贵平说,有一天自己离开讲台,她最担心的是没人愿意接她的教鞭,如果我走了,刘顺家坬小学也就存在不了了,最苦的还是孩子们。

  据张贵平介绍,当初她也有机会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,但当时在递交手续的过程中,工作人员将她的手续弄丢了,但是她本人在农村教书,并不知道自己的手续已经丢失,后来得知后多次前往乡上和县上询问情况,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,后来她就继续在村里教书。现在她希望县上能为她缴纳养老统筹,自己也能老有所依。

  我们希望张贵平老师一直教下去,我们村子穷,主要就是种地,一年挣不了多少钱,孩子上一年级太小,去寄宿制小学全托不仅费用高,而且怕孩子不能自己照顾自己,也很麻烦,我们最放心张贵平老师,有她在孩子们既能接受教育,我们家长也能放心做活。刘顺家坬村的一位村民说。华商报记者郝锦龙/